尚雯婕的咆哮业界如何评价 奇特造型是音乐的外衣

1.jpg

创作才女、独立唱作人、华语流行音乐女歌手、电子女王、潮流女皇——这些是媒体对她的定位名词。2006年“超级女声”全国总冠军、法语专业、夸张造型——这些是远远看着她的人们所得到的印象。当然最出名的是她的电子音乐。那么,尚雯婕的单曲《Big UP 咆哮》业界人士是如何评价的呢?

老何、三儿、阿连——这些是粉丝们称呼她的别名。

工作狂——这是工作人员对她的评价。

怪咖——这是她给自己的标签。

创作新单《Big UP 咆哮》,这首尚雯婕自己一手包办词曲创作,并交由英国当红超一线电子制作人Red Triangle团队操刀编曲的歌,可以说延续了她一直以来在音乐方面前卫大胆的特质。也会让乐迷在融入了大量电子元素的跃动旋律里,透过尚雯婕那极具张力的演绎,发现到属于久违两年的她当下的最新音乐定格。
 
甚至可以说,在人人争做“C-POP”代言人的2015年里,这首《Big UP 咆哮》是总爱用歌声与创作来引领华语流行音乐潮流的电子唱作人尚雯婕,用自己的灵感与意念打造出的属于“C-POP”在未来的一种可能。

众所周知,尚雯婕在比赛期间演绎了许多华语与外文的准经典歌曲,其中包括:《夜夜夜夜》《爱》《花火》《雨停下》《卡门》等。而许多行业前辈与在场评委都认为尚雯婕可以把这些已经红极一时的歌曲演绎出自己的味道,很多时候甚至超越了原唱者的情感境界。

而尚雯婕除了演唱少量自己的经典歌曲外,在上海重新演绎了多位天王天后的“冷门经典”,其中包括阿妹的《Open your eyes》、莫文蔚的《午夜前的十分钟》、Avril Lavigne的《I am with you》,并将继续与其偶像Michael Jackson隔空对唱《She is out of my life》、《Come together》、《Man in the mirror》、还包括:Lara Fabian的《J’y crois encore》、孙燕姿的《我怀念的》、林忆莲的《不爱的理由》以及梁永琪的《花火》等等经典名曲。

值得一提的是,尚雯婕将这些曲目重新诠释出属于她自己的味道,在场媒体大赞其嗓音魅力已深深烙上“尚式”标签。这与不久前一位中央音乐学院的老教授在看过其北京演唱会后来到后台向其表达的意思如出一辙,该教授赞其是“话语流行乐坛难得的真唱将,可以把华丽的高音唱得如此认真且浑厚感人。”

不难看出,尚雯婕的时装化路线已经得到了许多业内人士的关注与热议,近日更有大量圈内评论家与艺人对其大胆尝试表示支持与赞许。而成都演唱会除经典歌曲外,造型方面也做了进一步升级。
3.jpg

连续两年潜心打造尚雯婕造型的上海第一妆发师杜杜老师也表示:我们在过去的两年为雯婕做了很多尝试,把欧美超一线的视觉带入到国内歌手身上,这也是我们与华谊团队研究了两年多的全新课题之一。我们从来不打算模仿港台或日韩,欧美有许多秀场的方案都是值得推崇的。当年那些港台日韩的天后哪个不是抄袭欧美的呢?

对于自己的前卫造型引发的争议,尚雯婕表示:作为一个艺人,不但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声音能量的控制者”,更希望能够在造型上有所突破、勇于创新,通过我自己的一言一行去感染、去鼓励、去结交更多的时代女性。

最不能适应娱乐圈的乱七八糟

尚雯婕曾在接受采访时把自己的性格比作海上冰山,海水以上的部分可以妥协,海水以下的部分不能妥协。

你所说的海水以上的部分是什么?

尚:比如,有时候虽然你不想笑,但笑一下也无妨,你这样做可以带给人轻松愉快,这是职业的一部分。还有,我认为自己并不中性,但有时也会配合公司要求作出中性打扮。

那些深藏于海水下不能妥协的部分,又是什么?

尚:如果你在笑的同时,脑袋里想着一些什么事情,或故意地做一些行为,那才会出问题,因为不真诚。这些是冰山下的部分,是我不想去碰的。

能具体一点吗?你不愿意妥协的或许是你接到一些不喜欢的工作?

尚:不是。如果团队觉得某种风格我该尝试,哪怕我个人觉得这根本不搭我的风格,也完全没问题,而且我个人喜欢这样的交流,这样我就知道他们和我的视角区别在哪里。其实最不能适应的不是工作,而是工作之外的东西,娱乐圈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

乱七八糟?是哪些事?

尚:我现在其实并没太多机会碰到这种事情。或者说,我有意地把自己隔离在这些东西之外。
2.jpg

你会把自己继续隔离下去吗?

尚:(停顿,语气加重)希望会。很多复杂其实是自己去找来的。如果自己心里不想,很多时候也是可以避免的。

你经常说不喜欢粉丝接机和拼人气,但这些似乎是这个圈子的潜规则之一,你说的隔离也包括这些吗?

尚:那倒没必要。我可以从别的方面慢慢引导,让喜欢听我歌的人可以换一种方式来支持我。这也是我应尽到的义务,而不仅仅是我在台上对大家挥一下手。
0
分享 2017-01-11 17:19:57

0 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