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小说容止吃醋 偏头吻上楚玉的嘴唇

近日,由《凤囚凰》小说改变的电视剧播出了,我们都知道容止喜欢楚玉,而且还为她吃醋,在小说中容止偏头吻上楚玉的嘴唇,和她发生了第一次关系。

35-1P1091ITOb.jpg

  容止身世秘密是什么?
 
  据悉,容止的身份并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他表面上是刘楚玉的男宠,但实则是北魏冯太后的哥哥,他一心想要利用刘楚玉帮助自己成就北魏大业,对刘楚玉特别狠,对自己更狠,但最终还是逃不过情关,机关算尽之后最后想要的只有刘楚玉一人。
 
  凤囚凰小说容止吃醋,偏头吻上楚玉的嘴唇!
 
  楚玉窘迫得快要哭出来。她身上穿着宽大地长衫,过长的下摆连她的双腿一并盖住。肌肤也没露出几寸,但是衣衫之内修长的双腿却是未着寸缕的,以一种极为狭昵暧昧的方式,她身体最隐秘的地方与他地只有薄薄的一层布料的阻隔。
 
  在这样的困扰下,她的身体感官反而更为敏锐,如此磨蹭着,一股异样热流从深处缓缓地渗出,微微颤栗地酥麻在小腹滋长扩散。她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知道应该做什么,但也只是理论上知道而已,真正亲身体会时,才发觉是这样的,这样的……

35-1P1091I91H33.jpg

  楚玉眼前又是一片水雾,连近在咫尺地容止也看不分明,全身上下都蒙上一层燥热薄汗,她抖着手拨开挡碍的布料,亲手握住某件事物时,顿时好像被火烧一样快速放开,但下一刻,她又咬着牙关,缓慢蹭动身体,让那个火热的部位抵住已经微微湿润地入口。箭已经如在弦上,但楚玉却始终发不出去,强要不管不顾坐下,却只觉得身体僵硬得动弹不得,而接触的部位也因为要被强硬撑开而疼痛不已。
 
  不是说只有第一次会痛么?这个身体应该不是第一次吧?怎么还会痛?就在上不得下不得的时候,楚玉感到一双手穿入她的衣衫,轻柔地按在她腰上,将她暂时扶起来少许,接着他一只手不疾不徐地向下移动,轻拢慢捻地,撩拨着她已然十分脆弱的神经。
 
  楚玉本能地想阻止他,可是身体仿佛化作了一团水,而话语也埋在宛如擂鼓般的心跳里,什么都说不出。容止坐起身来,偏头吻上楚玉的嘴唇,他的目中带着些温柔蜜意,动作却依旧从容稳定,扶住楚玉地肩膀,身体已经浮现燥热,但亲吻之际,却依旧轻缓缠绵。
 
  昏昏沉沉里,她感觉自己好像成了柔软的水,但是又被容止捏成各种形状,柔软的肌肤被一遍又一遍地吮吻噬咬,隐约的疼痛伴随着酥麻的快意,在里外炸开。
 
  被撩拨得空虚的身体终于被填满,热楔压入身体的刹那,楚玉忽然张开双眼,往下依旧躺在她身下的容止。容止眨了眨眼,飞快掩住一丝异样,微笑回望着她。

4cd09971ly1fnf2rgw4lfj210v1tm4qs.jpg

  楚玉羞耻不能自已,但却还是伏低身体,因为这动作,牵动下身相连之处,她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她低下身体去拥抱他,也顾不上衣衫散开春光外泄,只弓起身子,尽量贴得近一些,含着泪水轻轻地吻他的嘴唇,呼吸急促,语调颤不成声:“容……容止……”“我在。”容止……我在。惶恐,不安,焦躁,烟消云散。
 
  每一寸肌理骨骼都在剧痛,只走了几步,容止就觉得自己仿佛被搅碎了一遍,又重新组合起来,再度承受更剧烈的痛楚,那种失控的力量在身体内来来回(每次)回的肆虐,无可遏制不能阻挡,心脏好像被边缘锋利的金属丝网包住,丝网来来回(每次)回的切割,可是其中一小块地方,却那么坚定温暖,如何都不能磨灭。
 
  ——“终有一日,你会尝到肝肠寸断,心碎欲死的滋味!上天绝不会让你如此逍遥,终有一日一定会的!”
 
  ——“你会因为得不到什么而辗转反侧,得到了之后又日日夜夜惶恐失去。”
 
  ——“终有一日,你付出一片真心,却被人弃之如履,应爱别离,求不得而失措发狂,身心千疮百孔。”
分享 2018-01-14 11:53:08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