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的乾隆第二个皇后是谁 乌拉那拉氏生平死后记载

想必不少网友都很好奇历史上的乾隆第二个皇后是谁,据了解,乾隆皇帝的第二个皇后是乌拉那拉氏,在历史上是一位命运十分悲惨的女人,也就是《后宫如懿传》中的女主角乌拉那拉如懿的历史原型人物。
 
皇后(1718年03月11日-1766年08月19日)辉发那拉氏(《清史稿》记载乌喇那拉氏为误),满洲正黄旗人,乾隆帝的第二任皇后,世袭三等承恩公、佐领讷尔布之女。

QQ20171125-185257.jpg

雍正年间,嫁与时为宝亲王的爱新觉罗·弘历,为侧福晋。乾隆二年(1737年)册封为娴妃,乾隆十年(1745年)晋封为娴贵妃,乾隆十三年(1748年)晋封为摄六宫事皇贵妃,乾隆十五年(1750年)册立为皇后。
 
乾隆三十年(1765年)正月随驾南巡;闰二月十八日,乾隆派额驸福隆安扈从皇后那拉氏,由水路先行回京(《上谕档》记载)(乾隆后称其忤旨截发);五月十四日收缴皇后、皇贵妃、娴贵妃、娴妃共四份册宝夹纸。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七月十四日薨,下旨以皇贵妃礼葬(实际仅相当于嫔),不举行国孝三年,可以说是不废而废。
 
乾隆元年(1736年)郎世宁等为乾隆皇帝和皇后、十一位妃嫔的画的像。画中的青年时代的乾隆皇帝英姿飒爽,栩栩如生。这幅画乾隆一生只看过三次,即绘制完成之时、七十岁时和他退位之际。

QQ20171125-185245.jpg

可见乾隆对这幅画的珍视。这样一幅乾隆珍视的画卷中却没有继后那拉氏的画像,仔细校查画中人物身世,我们却发现了排列上的差错;再看画卷上的裱作痕迹,则更加露出了破绽。
 
画卷上的后妃女子,进宫时间有先后之别,地位有高低之差,故排列顺序也应合情合理。图中应该还有继后那拉氏,时为娴妃的她位置应在贵妃之后纯妃之前,但她惹恼乾隆,几乎被废(只是未曾下诏,实际被收回了从妃至皇后的所有册宝,进行了实质性的废后),所以猜测她的画像应该被抹去了。
 
并且至今为止不曾发现继后的用于供奉的正装朝服坐像,而作为皇后应该一定会有这张坐像,就此猜测乾隆皇帝曾下令销毁继后画像。
 
另有猜测认为在那拉皇后病逝后,乾隆就销毁了所有关于那拉皇后的画像,甚至修改了群像,抹去了继后的面容,并修改其余妃嫔面容以符合各自的身份站位次序,如《宴塞四事图》中部分妃嫔面容有改动痕迹,甚至某妃嫔脸上出现了两对眉毛,明显为改动过人物,据此猜测乾隆皇帝曾令销毁继后画像,不过至今尚无任何实质性证据。

QQ20171125-185231.jpg

在清朝,历代帝后画像曾存放于景山寿皇殿,在八国联军入侵时,寿皇殿遭劫,大量画像散佚,部分被带至国外,而不排除继后的画像在那时遗失,而且现网络流传一幅无名画像,曾标注为“嘉妃中年吉服像”(即本词条中概述处的那一张),但该像明显与《心写治平》中嘉妃面容相差较大,应非同一人。
 
而且是这种吉服像不曾在画像上标注,一般都是在背面贴上鹅黄签字以著名画中人物身份,若鹅黄签字遗失或错放则会无法辨认画中人的身份,现今猜测此像有可能为继后画像(看画中人服制约为妃位,刚好符合郎世宁为帝后妃作像时继后为娴妃),但这张像也可能是愉妃的画像,因愉妃也未曾留下画像,所以画中人究竟是谁,尚且不能作下定论。
 
《清史稿·部院大臣年表》记钱汝诚乞养在三十年五月初三,《清史列传》钱汝诚传所记"三十年,疏请终养,(皇帝)许之",这两条史料虽没说明钱汝诚之所以如此的原因,但足以证明昭楗说钱汝诚被乾隆变相鳃除职务的记载具有相当可信度。
 
阿永阿犯颜直谏一事在《朝鲜李朝实录》中亦有反映:"乾隆幽囚皇后,而刑部侍郎阿永阿极谏。"《清史稿》记四达于乾隆三十年五月初二代阿永阿任刑部侍郎,可知阿永阿同日被革。据此,可以断定昭裢所记乾隆欲废那拉皇后一事基本属实。
分享 2017-11-25 18:54:26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