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如懿传海兰杀令妃的情节片段 毒药牵机药究竟有多毒

《后宫如懿传》中海兰杀令妃的情节片段受到了不少网友的关注和热议,令妃魏嬿婉是《如懿传》中最丧心病狂的反派角色,在海兰的重重机关下,魏嬿婉终于走向了属于自己的结局下场,一起来看看《后宫如懿传》中海兰杀令妃的情节片段吧!
 
海兰是额尔吉图之女,永琪之母,乾隆前期妃嫔,绣娘出身。如懿一生交好。性格温婉,表面柔弱,骨子里坚强。对待感情清醒冷静,与如懿彼此信任扶持。生下永琪后不能再侍寝,却很能劝说皇帝。如懿死后,与婉嫔联手扳倒嬿婉。

QQ20171114-173606.jpg

 
魏嬿婉是嘉庆帝之母,宫女出身,位至皇贵妃。一心飞上枝头,不惜与青梅竹马的凌云彻分开。一开始不太得宠,为此费尽心机,急欲有孕,却因求子心切误服避孕药物,以为是如懿和舒妃所害,因此生恨。
 
她曾为大阿哥宫女,玉妍宫女,饱受玉妍欺辱,深恨玉妍,暗害九阿哥挑起玉妍与如懿敌对,为求上位百般讨皇帝欢心。
 
《后宫如懿传》中海兰杀令妃的情节片段——
 
李玉早就准备在外,端着要恭恭敬敬进来。
 
皇帝连多说一个字都觉得恶心,只道:“给她!”
 
那一碗汤药如墨汁般浓黑,热气氤氲,散发着魅惑般的甜香。这种突兀的香气不像是寻常药材所有,她惊惧地别过脸,不想去面对。
 
李玉轻声道:“这一碗牵机药是皇上为小主您准备的,服下后剧痛不已,头足相就,如牵机状,乃是毒中之王。”

QQ20171114-173626.jpg

 
求生的意志剥夺了她方才的勇气,嬿婉本能地抗拒:“不!”
 
李玉端着药凑近,“奴才案皇上吩咐,取来此物。是因为所有毒物之中,牵机药服下最为痛苦,合皇贵妃娘娘所用。”嬿婉还要躲避挣扎,她膝行皇帝身边,拉着他袍角哭泣,“不!不!皇上,臣妾知错了,臣妾知错了。”
 
皇帝一脚将她踢开,就像踢开足尖的污秽。李玉半是搀扶半是挟制,“皇贵妃切莫挣扎,想想您的诸位阿哥和公主,您可不想您一去,还连累了他们吧。你顺顺利利走了,来日皇上想起您,也少些厌憎之情啊。”
 
一了百了,这样自己的孩子才能好好活着!是么?嬿婉筋骨酥软,不敢再做抵抗,由着李玉按住了她的下巴,一口一口喂她喝下汤药,一滴不漏。
 
汤药入口,如利剑直剖肠腹。她知道,是很烈的毒药,药性很快就会发作。
 
皇帝冷冷道:“带她走,别让她死在这里,污了朕的梅坞。”
 
嬿婉惨然微笑,紧握着手心,被李玉和进保搀扶着塞进了轿子。

QQ20171114-173641.jpg

 
药性发作得很厉害,嬿婉孤身一人卧在永寿宫的寝殿里。人人只道她去过了养心殿像皇帝问安,又悄然而回。因着心悸病,夜来伺候的唯有春婵,宫人们被远远打发到外头伺候,所以无人知晓寝殿内的情况。地上悉铺织金厚毯,其软如绵。燕婉如僵死之虫,全身抽蓄,头和足几乎接触,喉间发出不似人声的呻吟。五脏六腑被毒药腐蚀了一层又一层,从每一寸骨节,到每一个毛孔,都痛得不可遏制。
 
她只是急切地盼望着,怎么还不死?怎么还不死?
 
李玉并不肯走,想看着她的惨状,恭谨为首而立。他的眼底有幽深的恨意,“皇贵妃,奴才私心,想看着你药性发作,受尽苦楚。”他缓缓道来,“皇上选了牵机药,而非鹤顶红,就是不想你死得太痛快。奴才呢,就特意和江太医商议,调整了药性,你要受尽痛苦三个时辰后,待到天明时分,才会断了气息。”
 
嬿婉痛得卷缩成一团,看着身体机械班抽蓄,哑声道:“你好狠…”
 
明纸糊厚厚的,将窗外凛冽的北风隔绝得无声无息,庭院的树影不停摇动,在李玉身后头下斑驳摇移的阴影,应得他唇角的笑容森然可怖,“比起你对翊坤宫娘娘的手段,这实在不算什么。”他转头看看滴漏,“天快亮了,你的大限要到了。奴才先告辞。”
 
他退下,烛光涂红了窗纸,帷帘上簇簇艳红的花团,开得热烈至极。终其一生,那都是她喜欢的繁荣与热闹。
 
滴漏单调的响声慢慢蚕食着她最后的生命。嬿婉大口大口地吐出腔子里的血,眼见它们飞溅得老高,像是一颗不肯认命的心,死也要死在高枝上。架子上明黄的皇贵妃袍服笔挺地悬着,五彩的凤凰,丰艳的牡丹,盘旋成吉祥如意的口彩,那原本该是她完满的人生。
 
可这一刻,她什么也不求了。
 
嬿婉松开紧握的手心,露出一枚好宝石戒指。她忍着撕裂般的痛楚,颤巍巍将那枚戒指往手指上套。这个小小的动作耗尽了她最后的力气,却也和来她生命最末的一息恬静,“云彻哥哥,我这一辈子唯一对不住的只有你。你等我,我来了,我来找你了。”
 
视线因着发作的毒性变得模糊不堪。嬿婉恍惚看见年轻的自己,穿着一身恭女装束,欢快地奔向长街那一头等候的凌云彻。
 
嬿婉心头微甜,那也许是她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时光。可惜那以后的自己,再未懂得珍惜。
 
那枚戒指在指尖轻轻发颤,被滑落的汗水滑下,骨碌碌滚了老远。嬿婉睁大了眼睛,却再无半分力气,去寻回那枚戒指。
 
她带着无限遗憾,停止了气息。
分享 2017-11-14 17:38:26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