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如懿传床戏章节描写 魏嬿婉秽乱后宫尺度惊人

早就有网友爆料,小说《如懿传》中有不少床戏描写,更值得一提的是,文章的床戏都是和魏嬿婉有关的,不过,却不是魏嬿婉和乾隆一对一的浪漫,不知道这些情节是否会在电视剧重现呢?
 
后宫如懿传床戏章节描写——令嫔欲借种生子
 
她的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圈,透着薄薄的衣衫,那种酥痒是会蔓延的。嬿婉显然是新沐浴过,梨花淡妆,兰麝逸香,浑身都散发着新浴后温热的气息,在这清凉的小世界里格外酥软而蓬勃。嬿婉的身体贴上了他的身体,哪怕隔着衣衫,他也能感受到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是如何成了一团野火,让他无法克制从喉间漫逸而出一缕近乎渴望的呻吟。嬿婉轻声道:“我如果嫁的是你,我们夜夜都会如此。”她轻吻他的耳垂,“云彻哥哥,我是这样思念你,你感受到了么?”

65b5368bgy1fldhu5bx2zj21120kujus.jpg

 
云彻挣扎着挪动身体,他的挪动显然无力而迟缓,弥漫的香气成了一张无形的网,将他控得无处可逃。他的脑海里如同浮絮般轻绵而无处着力,声音亦是如此微弱:“不,不……”
 
“为何要说不?”嬿婉俯身在他之上,几欲吻住他的唇,“难道除我之外,你心里喜欢上了别人?”
 
嬿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是如此笃定而漫不经心。她认定了的,他心里只有她,再无旁人。可于云彻,却恍然有惊雷贯顶,他没有答案,可那一瞬间,是一张颇为肖似却神情迥异的面孔出现在了眼前。
 
是如懿!居然是如懿!
 
大约是殿阁中太清凉,大约是气氛太暧昧,大约是他昏了头脑,在这一刻,他想到的居然是如懿。
 
仿佛有冰水湃入头脑的缝隙,彻骨寒凉。他霍然站起身来,推开柔情似水的嬿婉:“你对我做了什么?”
 
嬿婉微微诧异,面颊酲红,唇若施朱,呼吸犹含浅淡柔香:“我能对你做什么?云彻哥哥,这不是你一直以来所想的么,我只如你所愿罢了。”
 
“不!那是你的意愿,不是我的。”他盯着嬿婉,目光清冽如数九寒冰,“为什么这样?”
 
“为什么?”嬿婉苦笑,“若不是因为没有孩子,我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云彻哥哥,我过得并不好。我只是不想再受人欺凌,为什么这样难?”有清泪从她长而密的睫毛间滑落,“我只想要一个孩子,让我后半生有个依靠而已。云彻哥哥,我只希望那个孩子的父亲是你。”

QQ20171111-200145.jpg

 
后宫如懿传床戏章节描写——乾隆喝鹿血酒大战六嫔妃
 
里头隐隐约约有女子响亮的调笑声传出来,在白日里听着显得格外放诞而妖调。如懿听了一刻钟工夫,里头的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方才平静着声气道:“谁在里头,请出来吧。”
 
王蟾慌慌张张的进去了,不过多久,门“吱呀”一声开了,几个艳妆女子鱼贯而出。
 
如懿原以为永寿宫中只有嬿婉,却不想出来的是平常在、揆常在、秀常在、晋嫔,一个个都在,又毛躁了鬓发,钗环松散。尤其是晋嫔,一颗织金缎玉片扣还送送地解开着,她自己却未发觉。
 
如懿见她们如此,可以想见寝殿之内皇帝一碗碗鹿血酒喝下去是如何的胡天胡地。她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几乎是要破裂一般,冷冷喝道:“跪下。”
 
年轻的女子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脸色和言语。平常在、揆常在、秀贵人三个先跪了下来,晋嫔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不敢一个人站着,只好也跟着跪了下来。
 
如懿不屑与她们说话,只冷着脸道:“好好想想,自己的错处在哪里?’

6f155f0aly1fle9mnz6olj20iq0mbwni.jpg

 
其余三人涨红了脸色低首不语,眼看窘得都要哭出来了。倒是晋嫔扭着绢子嘟囔道;“什么错处,不过是侍奉皇上罢了。’
 
如懿扬了扬唇角算是笑,眼中却清冽如寒冰:“孝贤皇后在世的时候最讲规矩,约束后宫。要知道她身死之后她的族人富察氏的女子这般不知检点侍奉皇上,那可真是在九泉之下都蒙羞了。”
 
晋嫔仗着这些日子得宠,气鼓鼓道:“臣妾伺候皇上,皇上也愿意臣妾伺候,有什么蒙羞不蒙羞的?皇后娘娘别是自己不能再皇上跟前侍奉讨皇上喜欢,便把气撒在臣妾身上吧?”
 
如懿似笑非笑道:“果然是富察氏家出来的,牙尖嘴利。”她扬了扬脸,容佩会意,上千揪住晋嫔的衣领子一扯,笑嘻嘻道:“晋嫔小主,光天化日的,您散着领口和皇后娘娘说话,您不觉得羞耻,皇后娘娘还替您觉得羞耻呢,这要传出去或是被人瞧见了,您富察氏家大族的颜面还要不要呢?”
 
晋嫔一低头,不觉含羞带气,手忙脚乱的地头扣上了纽子。
 
如懿扫了四人一眼,望着王蟾道:“怎么?就她们几个,永寿宫的主位呢?”
 
正问着话,嬿婉穿着一袭家常的桃花色直径地纳纱绣金丝风流散花氅衣,一壁急急地系着水色芙蓉领子,忙跪下了满面通红道:“不知皇后娘娘凤驾来临,臣妾未能远迎,还请皇后娘娘恕罪。”
 
如懿看了看她,发髻显然是匆匆挽起的,还有几缕碎发散在一边,几朵金雀珠花松松的坠着,犹自有些娇喘细细。
 
如懿心中有气,压低了声音道:“皇上呢?”
 
嬿婉一脸楚楚:“皇上刚睡下了,臣妾在旁伺候,不敢打扰。”
 
如懿问:“喝了四碗鹿血酒就睡了?”
 
嬿婉听她直截了当挑破,更不好意思,只得硬着头皮道:“是。”
 
如懿慢步上前,以护甲的尖锐拨起她的下巴,直视着她的眼睛道:“鹿血酒喝了是要发散的,你都不让皇上发散出来就睡下了,是成心要皇上难受么?”
 
嬿婉嗫嚅着唇,眼泪在眼眶里滴溜溜转折,半晌,声如细蚊:“已经发散了。”
 
“发散了?”如懿脸色骤然一变,又是心痛又是气急,“凭你们五个?”
 
嬿婉一脸无辜的望着如懿道:“皇后娘娘,臣妾也想劝皇上注意龙体,可是劝不住啊。皇上一定要累了,才肯睡过去。”
 
如懿逼视着她,沉肃道:“这些天,皇上都在永寿宫里,都是这样才肯睡下的?”
 
嬿婉窘得满脸紫涨,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看了看其余几人,道:“是。”
 
如懿的目光冷厉如剑:“这几个人中就属你位份最高,又是永寿宫的主位,偌大的永寿宫都归你处置。你若劝不住,大可来告诉本宫和太后。你存心不说便是居心不良,有意纵着皇上的性子来。”如懿唤过三宝:“三宝,去穿内务府的人过来记档。十六年十月初二未时二刻,令妃,晋嫔,秀贵人,平常在,揆常在于永寿宫侍寝。”
 
嬿婉登时脸色大变,面上红了又白,哀求道:“皇后娘娘留些脸面吧,皇上说了,今儿的事不记档。”
 
“不记档?”如懿的神色淡淡的,望着游廊雕梁上龙腾凤逐的描金蓝彩,并不看她们,“那若是你们几个之中谁有了身孕,那算怎么回事?没有记档的事情可是说不清的。”
 
嬿婉惨白了脸道:“就当是臣妾替晋嫔她们几个求求皇后娘娘了。这不是臣妾们几个的脸面,是皇上的脸面。”
 
如懿冷笑道:“皇上的脸面?皇上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在永寿宫了。”
 
晋嫔犹自不服:“皇上就是要咱们几个伺候,那便怎么了?令妃娘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们是皇上的女人,伺候皇上是光明正大的。”
分享 2017-11-11 20:08:46

1个评论

还有喝人奶的,简直不能再恶心了,哎,好好一个乾隆皇帝啊,不知道怎么说了。。。。。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